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关于政协第十一届广东省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第20160678号提案答复

一、练江污染整治取得一定成效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及流域各市高度重视练江流域综合整治工作。2013年以来,胡春华书记先后5次亲临现场调研练江污染问题,朱小丹省长2015年内两次赴练江流域召开现场会议。去年,省政府专门建立了由分管环保和水利的副省长任召集人的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联席会议制度,流域上下游各市也成立了市长任总指挥的整治指挥部和任召集人的联席会议制度。今年5月,省委、省政府决定建立胡春华书记为组长、朱小丹省长为常务副组长、许瑞生副省长为副组长的珠三角区域水污染防治协作小组,进一步加强对全省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组织领导。同时,省委、省政府把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纳入了重点督办事项,进行跟踪督办;省政府将练江流域3个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建设列为今年十件民生实事之一。汕头、揭阳两市党委、政府积极履行属地责任,党政一把手亲自抓,把练江流域综合整治工作作为“一把手”工程,采取了一系列工作举措推进各项整治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1-5月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下降40.2%,主要污染指标氨氮、生化需氧量和总磷浓度分别下降40.4%36.8%52.3%,水质污染程度有所减轻。

二、有关提案建议的说明

(一)关于组织全流域推广潮阳区练江综合治理“百日集中专项行动”做法的建议。

201596日,汕头市潮阳区因地制宜,投入3000万元并探索市场运作、银行融资、公私合营PPP模式启动练江流域百日集中专项行动,正式发布了《潮阳区练江流域综合整治“百日集中行动方案”》、《潮阳区练江流域综合整治工作责任追究暂行规定》,在全区开展“河涌清障清淤疏浚”、“整治河道堤防违建”、“重拳打击违法排污”、“农村环境卫生整治”、“推进水利、环保设施基础设施建设”五大集中行动,对34项综合整治工作目标进行了详细部署和不断夯实基层区、镇整治责任。 汕头潮南区、揭阳普宁市也在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投入资金进行河涌全方位综合整治等。

    河涌综合整治任务十分艰巨,是一项需要长期坚持并结合实际不断探索创新的工作。我们将密切关注潮阳区的做法和实际成效,结合流域各地实际情况,逐步向全流域推广。

(二)关于继续加强工业污染源治理,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监管、统一治污”的要求,促进沿江现有印染、造纸等重污染行业的转型升级的建议。

练江流域建设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引导、督促印染企业入园生产、集中治污是解决流域工业污染的关键举措。省政府将启动练江流域普宁、潮阳、潮南3个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建设列入2016年度十件民生实事,要求年底前完成园区基础设施建设和配套污水集中处理厂等环保主体工程建设。目前由于潮阳区、普宁市征地用地工作进展缓慢,我厅鲁修禄厅长、李晖副厅长分别于今年425-26日、613-17日率队赴练江流域揭阳、汕头市调研督办,实地检查了练江整治重点项目建设情况,并召开了专题会议,对整治工作进展缓慢的地区和项目进行通报和预警,明确要求各地要切实提高对练江整治重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特别是列入省政府本年度十件民生实事的3个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建设,必须按时完成。同时,提请省政府督促揭阳、汕头两市政府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年底前完成列入今年省十件民生实事的普宁、潮阳、潮南3个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基础设施及配套污水集中处理厂等环保主体工程建设;尽快制定并实施印染企业集聚计划,分年度实施,加强污染源源头治理。

(三)关于把全流域河涌治理纳入练江整治的范畴,严格落实三级“河长制”的建议。

练江流域每年分解细化目标任务,并逐步建立了“河长制”、上下游联防联治、水质信息公开、第三方评估、“以奖促治”等制度,落实治污责任。目前两市政府全面推行“河长制”,将练江整治责任落实到各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同时实行专项工作包干责任制,推行河长公开制,在各条河涌河岸醒目位置设立“河长制”公示牌及河道管护责任牌,将各级河长职责、整治目标、整治范围和监督电话等情况向社会公开,接受监督。实施“河长制”以来,潮阳区投入近400万元购置了4艘打捞船,负责对练江流域水面漂浮垃圾及水葫芦等水生植物进行打捞清障,打捞工作常态化运行;开展“百日集中专项行动”,全面开展清淤清障和疏浚工作。潮南区投入河涌治理资金2.438亿元,整治河涌528.5公里,拆除河涌两岸建筑约220处,清淤清障约227.8万立方米,打捞清除漂浮物约25.0万吨。聘请4家专业机构编制峡山大溪整治方案,并请环保部华南环科所对4个整治方案进行优化评估,同时选取水质污染复杂的峡山大溪支流董塘—桃陈沙溪流域作为试点开展整治并动工建设。

我们将会同流域各级政府继续探索总结并加强督导,进一步完善对区镇“河长制”的考核机制,实施更加严格的治污“河长制”考核办法,将练江整治主要目标任务完成情况纳入“河长”政绩考核并向社会公布。

(四)关于融合创新治江的建议。

流域各市积极探索资源开发与污染治理、环境保护并重的河流治理思路,拓宽整治资金投入渠道。潮阳区引进深房集团、泰国华人青年商会等投资者,开发建设练江岸边井仔湾项目和练江新城项目,捆绑推进项目周边的水污染治理和环保设施配套,同时积极实施反哺工程共募集环境整治项目111个,涉及资金4.28亿元。潮南区举办“练江整治在行动”公益音乐会,发动乡贤反哺家乡,共募集公益项目124宗,资金逾2.43亿元。同时,我们将会同省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联席会议10个省直成员单位及专家组,主要依托当地政府,在练江流域借鉴浙江省“五水共治”模式,从水利水闸优化调度、水资源开发利用、生态补水、“水环境治理、土地整备与开发、投融资”等多位一体的流域综合治污模式,大力推行公私合营PPP等政策,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练江整治,系统治理练江。

(五)关于“借鉴韩江流域管理模式,成立由省直接领导的‘练江流域整治管理局’,负责整个练江流域的综合整治管理工作”的建议。

2015年,为加强对练江流域综合整治工作的指导和统筹协调,经省政府同意,我省建立了广东省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联席会议制度,由分管环保和水利工作的两位副省长担任召集人,成员包括有关省直部门和练江流域汕头、揭阳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组成,成为流域整治统筹协调平台,两市探索建立练江整治市一级沟通协调机制,定期协商,上下游合力整治练江。根据省编办意见,在当前国家和省严格控制机构编制的背景下,不宜简单通过增设机构、增加编制方式实现,要充分依托现有行政资源,统筹流域综合整治工作。目前在流域和地方层面,区域合作机制和平台的建立是符合现阶段体系建设实际的。